男人心疼私生的孩子吗 终究没把财产给他疼爱的私生儿子 男人对私生孩子的责任

可以点击右上方耳麦,边听故事边做事情哦!

原创文章,抄袭必究。此文来自粉丝倾诉,经同意后发表。文中人名为化名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作者|树洞

男人心疼私生的孩子吗 终究没把财产给他疼爱的私生儿子 男人对私生孩子的责任

1:

“喂,姐,你抽空到我这里来一趟,我这里有两张很重要的图片是关于吴小娟的。”

我正想问什么,表妹那边已经挂了电话。

一提到吴小娟这个名字,我就恶心得不得了。

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。

我叫沈冬梅,今年45岁,老家在川西平原的一个小县城。有个女儿还在读研。因为身体原因,我没有做之前的服装生意了。在朋友开的服装厂做验货员。

时间回到94年,那年我刚好18岁,18的姑娘一枝花,何况邻居们都说我长得眉目清秀。

因为家里有两姐妹,父母都在务农,又有爷爷奶奶要赡养,家里仅靠父亲一人打零工,以及种田维持生计,父母看着我姐妹两人,为难地直搓手,于是我自做决定,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读书了。

我跟着同村的表婶学做了缝纫,领些货回来加工。后来父母看到周围邻居招的外地女婿个个都勤快肯干,于是也决定招一个女婿回来。

当时厂里有一个裁工,是外地人,叫曾建,皮肤有女孩子的那种白里透红,是让人看着舒服的男生。

在我领货的老板那里已经干了四五年了,他既负责裁剪也负责发货,每次他都将样式简单,单价高的货发给我做。

久而久之,我俩暗生情愫,好上了。老板也做成人之美,做了我们的媒人,戳破了那层纸。

我到了20岁,就扯了证,结了婚。第二年,我们的女儿曾美丽出生了,小天使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欢乐。

可是曾建也与父母磨擦不断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当年父亲出去做工时,摔伤了腿,母亲一农家妇女,又没啥经济收入,妹妹上学要用钱。

曾建的意思就是让妹妹不读书了,学个手艺,可是倔强的妹妹又是一棵读书的苗子,父母觉得已经让我没有读书了,心中有愧,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妹妹辍学了,于是请求曾建帮忙。

可因为曾建在他们家也是长子,也要扶持弟妹,再加上他入赘在我家,多少觉得亏欠自己的父母家人,于是情感的天秤自然朝着自己原生家庭倾斜,而我也是时常夹在中间受气。

在女儿3岁那年,他与我父母大吵大闹后,他绝决地摔门而出,让我辞了在当地厂里的工作,打算到外地服装厂上班了。

走的时候,父母哭得老泪纵横,对我说:如果你跟曾建出了这个门,以后就不要认我们两把老骨头,也别认你妹妹。

我看到妹妹侧向我,幽怨地擦着眼泪。

曾建抱起女儿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而我也只有紧跟其后。

凭心论,父母心中对我有愧,平时待我还是可以,曾建对我和女儿也不错。我一步三回首,我不可能不管女儿啊。

到了另外一个区县。我们在曾建师兄上班的厂里很快谋得了一份工作。女儿也送到了附近的民办学校上学。

在那里干了2年的时间,曾建说给别人打工没意思,于是我们拿出多年的积蓄,在郊区租了几间废弃的厂房,招了些工人,开始风车斗转地干起来,他负责销售,我负责厂里。

刚开始因为进货,款式,以及管理问题,做得并不顺利,但好在我俩稳打稳干,把利润看得薄,积累了一些老客户,生意慢慢上了正轨。

时间过得真快啊。转眼到了2005年,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了,而这些年,我和曾建都没有回过一次娘家,每年过年我都是与他一起回他的老家。

但我中途背着他回过几次老家,老妈还好,对我还是嘘寒问暖,可老爸对我爱理不理,妹妹对我更是避而不见。

那么些年,因为家庭原因,妹妹考上大学,也没有去读,为了照顾身体不好的父母,与同村的同学结婚了。

曾建的弟弟妹妹在他的帮助下,都把书读了出来。他那边的一些亲戚也都在我们厂里做工。

我的心里渐渐落寞,觉得妹妹没有好的前途都是我造成的。于是每次回去,都悄悄塞钱给父母,又给妹妹备一份,让他们转交给她。

2:

渐渐地,我与父母妹妹的关系有所缓和,可曾建却一直耿耿于怀,一直不回去看望他们。我也不强求。

2006年,妹妹突然查出得了胃癌,我心急如焚,赶回去照顾她,妹夫也是愁得唉声叹气。我们都不敢告诉父母妹妹的情况。看着才2岁的侄儿,妹妹满眼的舐犊之情,眼泪流淌不止。

这其中的深意,我都懂,我承诺妹妹,在我的能力范围内,一定让侄儿过得好。

终于我姐妹二人冰释前嫌,可最后妹妹还是带着牵挂走了。

父母受不了打击,双双病倒在床上。我厂子里的事情又不可能丢得太久,于是与曾建商议,可否将我父母接到身边照顾,毕竟现在妹妹已经去了,曾建不置可否,只说了一句:他父母也要过来。

我被逼得没有办法,于是在厂房附近租了个一套一,将父母安置在里面,平时和女儿抽空过去照看。

曾建先开始对此颇有微词,却也没有办法。之后,他也不提及了,我以为他改变了初衷,在心里接受了我父母,却不想,此时,他已经与外面的小三打得火热。

消息传到我耳朵里时,小三已经生下了她与曾建的儿子。

是厂里的一个老员工许姐实在看我在累了,忙了厂里又是双方的父母,悄悄告诉我的。

我知道真相后,简直不敢相信,因为毕竟这么些年,曾建对我娘俩还是挺好的,钱我在管,女儿他也挺宠爱,只是偶尔他看着女儿的神情有些失落,嘴里会自言自语:要是有个儿子该多好啊。

生意走上正轨后,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再生个儿子。可是几经努力就是怀不上,好不容易怀上了,又是宫外孕。

当初为了保命,两侧的输卵管都切除了,刚好那段时间妹妹又得了胃癌,做这个手术的事情只有我和曾建知道。

从2005年到2007年,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我都快承受不了了。这又冒出个小三,私生子出来,直接暴击我,我终于挺不住,倒下了。

我躺在床上发着高烧,十来岁的女儿做完作业照顾完我又去照顾我爸妈,对他们谎称说我厂里忙得很,让他们自己保重自己,她放学后会来照看他们。

男人心疼私生的孩子吗 终究没把财产给他疼爱的私生儿子 男人对私生孩子的责任

3:

那天,我稍微身体舒服了些,正在厂房休息室的躺椅上休息,一个女人抱着一个男婴出现在面前。

我以为是看订单的客户,正打算撑起来给她倒杯水,这时,她语气缓缓却又带挑衅地说:你就是沈冬梅吧?

我感觉来者不善,但本着生意人和气生财的大原则,压着火气接腔:你是来看货的吗?

“我是来验货的,看你管的厂子不错哦。”她脸上的神情不知是肯定还是不屑。

我听得莫名其妙,这时,外面围了一些人,有好几个都是曾建那边的亲戚。

给我告密的那个老员工许姐给我比了三根指头,我瞬间明白了,站在我面前的就是曾建的小三吴小娟。

我心里的火气噌噌噌地上来了,MD,我还没有上门找你撕,你倒自己赶上门来了。

无奈我身体不好,再加上被她在眼前恶心着,脚下像踩了棉花般不稳,嘴哆嗦着,使出全身力气愤怒地叫道:给我滚出去。

曾建那边的几个亲戚不言语,他们是墙头派,我早就烦他们了, 要不是因为亲戚关系,早就把他们开除了。

其他的人见这阵势,也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,在许姐的带领下,劝吴小娟快点离开。

这时,吴小娟手里男婴哭了,只见她一边心疼地哄着孩子,一边恶狠狠地说:这可是你们曾老板的命根子,你们谁要是让他受到了惊吓,担待得起吗?

这一句话一下子将大家镇住了。

我一听到这句话,更是像伤口上撒了一把盐,痛感一阵阵袭来。

“你自己占着个位置,又生不出个带把的,还是赶紧让位吧!”说完这话,她趾高气昂地看向我。

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我,让我不愿为人所知的秘密公之于众,我又羞又气,抓起桌上的杯子朝她飞去,正好打在男婴的身上,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搅得地动山摇。

吴小娟像只发怒的狮子,抱着男婴朝我走来,照着我的脸就是一阵猛扇,脚使劲地踹我的肚子,边踹边说:生不出带把的,还这么张狂。我的身体状况哪里经受得住,人很快晕过去了。

我迷迷糊糊中,感觉是许姐在掐我的人中,还听她叫人把吴小娟推了出去。

我醒来时,女儿刚好也放学回家了。厂里的知情的员工跟她讲了原因。她看到我脸上的印痕,心疼地哭了。

前一天晚上,曾建跟我说他出远门要货款去了。难道是小三在曾建那里使妩媚术,没有得逞,她趁曾建没有厂里,亲自上门逼宫来了?

回想这一年多来,曾建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过一次离婚,那现在小三自己上门了,只能说明一点,她还没有完全搞定曾建,或者曾建现在对我还有所倚仗。

回想我跟曾建的十来年,我百感交集,我曾经为了他,一度与父母妹妹关系处得很僵,但在这种情况下,我还是管理好厂子,照顾好公婆,与他的亲戚处好关系。

因为我性格比较隐忍,与他吵架的时候屈指可数,难道在外人看来认为我和蔼可欺?

不行,我不能再坐以待毙,我得理理思路,虽然我只是初中毕业,但我平时也喜欢看些书,知道知己知彼,方能取胜。我孩子是不能生了,但我辛苦打下的江山怎能随意拱手相让!

这个吴小娟我得调查下她的来头。

她既然敢直接到厂里来,说明她也是不怕事的主。

很快我从许姐嘴里知道了,这吴小娟是曾建老家的人,两人是一个村的,曾经还是彼此的初恋,只是后来因为吴小娟家里不同意,两人分开了。

吴小娟后来结婚,因为老公犯了事,进了监狱,再加上他们当时没有生育,于是吴小娟快刀斩乱麻,离婚了。

后来,在老乡的引荐下,吴小娟来到了我们的摊位做销售,只是我一直不知道他们的前尘往事。

两人本来就有那么一些情在心里埋着,很快两人就暗渡陈仓了。

我真蠢啊,两人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我都不知道。

我当机立断开除了她,叫上厂里的另一名老员工王姐去看摊位。

既然他们有这么一层关系,那么曾建一定在她身上花有钱。或者说吴小娟一个在婚姻里走过一遭的女人,她不可能不图钱。

可家里一直是我掌管经济大权,曾建是从哪里拿的钱给小三好处呢?

这两年来,因为家事繁琐,我都没有认真记过账目,平时他说外面收回了多少就是多少,况且他虽然一直没有去看过我父母,但也买了好几回东西让我带给父母,当时我还蛮感动的,觉得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,难道这是他做了亏心事用的障眼法?

4:

我还没有理出个所以然来,曾建就回来了。这次他对我大发雷霆,我知道,我触及到他的命脉了。

或者说,之前他没有提离婚,说不定是在为转移财产做准备。

女儿从来没有看到曾建发这么大的火,她怯怯地叫一声爸爸,没有想到,曾建极其不耐烦地说:走开走开!说着他甩门而出。

我看到女儿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我赶紧走过去,把她抱在怀里。看着曾建绝决的背影,那一刻,我更坚定了内心的想法:我一定要为女儿多争取财产。

从那之后,他难得回家。公婆给他打电话,他才接。而我的电话,他一律不接。

我把厂里的事情暂时交给许姐看管,一有空我就跟踪曾建。不错,我在心里还是爱着他的,毕竟他是我的初恋,夫妻这么多年,虽然也有磕磕碰碰,但前几年他对我们娘俩还是不错的。

但是我已经很清楚地知道他不爱我了。这些都不重要的,重要的是往前看,拿回属于我的东西。

曾建和吴小娟的家外家终于被我发现了,在一处好的公立小学旁边的住宅小区里。

几经打听,我知道了他们的那套房已经买了快一年了,户主是吴小娟。

这套房虽然只有60平米,但总价格也在60万左右,吴小娟一个打工的女人,不可能拿得出这么一大笔钱。

我拍了好几张曾建和吴小娟抱着孩子散步的图片。又以是吴小娟朋友的身份打听她,周围的住户告诉我,这对夫妻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了,老公很忙,在外面做生意。

我悄悄地录了音。

于是找了律师,起诉离婚。在律师的帮助,法院的同意下,我们查了曾建的银行流水,他竟然没有流向吴小娟的记录。

可却有总计40万的流水分别进入公婆新办的银行卡账号。

而公婆的账号流水又进入了吴小娟的账号,也就是曾建他为了给吴小娟买房,还学会了拐弯操作。

最终法院判发下来,追回这40万,让吴小娟立即还款。不然就要以房子抵押。

逼得没法,吴小娟乖乖交出了40万,看不出来,这个女人一个打工的,竟然有这么多的私房钱,看来平时曾建对她一定出手阔绰。家里的财产我与曾建一分为二,火速离了婚。

经此一劫,我已无心再经营服装厂,身体因为怄气而得了乳腺增生,医生说如果再不调节好,过于劳累,容易得乳腺癌,再加上吴小娟一直想在服装厂里做老板娘的位置,天天来厂里骚扰,竟然厚颜无耻地说,我才是第三者,当初众所周知,她与曾建都是初恋,说我是感情的第三者。

我不想跟这样的烂人纠缠,只想清静地过日子。我拉黑了曾建的电话,在老朋友的邀请下,在她的厂里去做了一个检货员,虽然钱少得多,但人也没有那么累了,心情也好了很多。

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着,女儿在2016年考上了大学,我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男人心疼私生的孩子吗 终究没把财产给他疼爱的私生儿子 男人对私生孩子的责任

5:

那天,表妹给我打来电话,我正午休起床,我收拾了一番,到她住处去了。

家里就我和她两个人,她告诉我,她到医院去体检缴费时,刚好看到吴小娟了,只见她拉着个10来岁的男孩子,估计那是曾建的命根子。

表妹看到男孩手上拿着一张化验单,血型那一栏,赫然写着O型血。

她说她记得曾建之前不是因为出去要货款出过车祸吗?当时他失血过多,医院里刚好没有他的AB型血,还是当时她的AB型血救了急。

于是表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那张化验单的重要信息拍了下来,同时拍了吴小娟母子的侧影。

按理说AB型血是不可能生出O型血的孩子的,也就是说这个私生子根本就不是曾建的。可万一吴小娟是O型血呢?

男人心疼私生的孩子吗 终究没把财产给他疼爱的私生儿子 男人对私生孩子的责任

我听完表妹的话,说道:那又怎样呢?我跟他已经离婚了,这是他的事,跟我有什么关系?

表妹说:姐,这么多年,你一直单着,身体又不好,我们都心疼你,如果那私生子不是曾建的,那他的财产是不是可以给我们曾美丽呢?

我抬了下头,表妹看我似有所悟,继续说道:你以为现在这个社会还像以前啊,你不想美丽以后在婆家被人小看吧?她私下多点财产总是好事。

我深以为然,生活里哪样都需要钱啊。

就在我回到家里想这件事情的时候,女儿突然在微信上跟我说:妈妈,爸爸昨天在微信上说很想我,想让我去看看他。你说我去吗?

我一下子愣在那里,不知道如何回答,其实从女儿内心深处,她是想去看曾建的,毕竟血浓于水,女儿自从我和她爸爸离婚后,性格就变得胆小怕事,在初中时,还遭遇过校园霰凌。

当初离婚后,曾建也一直给女儿在打生活费,虽然说打得没有判的多。

我突然想起表妹说的话,于是给她发了个微信:去看吧!

几天后,女儿在微信上告诉我,曾建得了肝癌,已经是晚期了,看来人之将死,知道悔悟了。

这时我才知道曾建与吴小娟这几年的真实状况,原来他们两人根本就没有扯证,只是生活在了一起。至于为什么没扯证,据说是曾建不愿意。

因为曾建觉得现在他已经有了儿子了,婚姻扯不扯证都无所谓,到时候万一发生婚变,财产又会被瓜分走一半。

吴小娟当然不依不饶,再加上曾建经常在外面沾花惹草,两人经常闹得鸡飞狗跳。吴小娟以为转正了,没有想到只是借了她的子宫生了个儿子罢了。

我突然之间觉得她也蛮可怜的。但一想到她曾经对我的羞辱,我的火气又上来了。表妹说得没错,我为什么不给女儿多争取点财产呢?

我又来到了曾建和吴小娟住的那个小区,想再一次一探究竟,我刚走到岔路口,就看到吴小娟在一辆车旁跟一个坐在车里的男人在聊天,手里正拎着两大包东西,看样子是刚从车上下来的。

我赶紧拍了几张照片。就在我快要放下手机时,这时,我看到吴小娟竟然将头伸进车里,在车里男人的脸颊上亲了一口,我赶紧按下镜头,好家伙,得来全不费功夫啊。

2020年的疫情期间,曾建一个人在医院里,他父母早就过世了。现在他是树倒猕猴散,厂子早就开得苟延残喘。疫情一劫,很快就关门大吉了。

我和女儿到医院去看他的时候,他正发呆地看着天花板,看到我进来后,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,很快又黯淡下去。

女儿到楼下去给他打饭去了。他嗫嚅着嘴,想和我说什么,终究没有开口。

我打破了沉默:听女儿说,你病得很重,来看看你。

他一下子眼泪滑下来:难得你还有这份心。

看他这样,真的是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啊。

我思忖着将不将手机里的照片给他看,我等他平复了情绪,淡淡地说:你可曾还记得我表妹兰子,当年你车祸流了那么多血,是她救了你的命?

曾建点了点头。

我说这是她在医院就诊时无意拍到的图片,你可以看下。他疑惑地看着我,仔细地朝手机上的照片看去。

只见他的眼神从震惊到愤怒。

最后他看向我的表情就是落寞,以及自作自受。

接着,我将吴小娟亲吻车内男子的照片翻给他看。

只见他气得浑身打颤。他鼓胀起的腹部,似乎鼓得更高了。

正在这时,女儿回来了,她端起饭,一勺勺地喂进曾建的嘴里,曾建看向女儿的眼神是那样的慈爱,又是那样的愧疚。

女儿扶着曾建坐了起来,给他在后背上特意垫上带来的大靠枕。又剥开橘子,撕掉筋脉和皮,一点点地喂进他的嘴里。

“美丽啊,爸爸这么多年对不起你啊。想不到,到最后还是你在爸面前尽孝。”说着说着,曾建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女儿的眼眶早就红了。

我趁热打铁,“现在你补救还来得及。”只见曾建点点头,说:是的,以前我亏欠美丽的,全部补偿回来。”

“我现在这种情况,也活不了多久了,一些事情再不交待怕没有时间了。厂子虽然说盈利少,但也比你打工强,虽然现在关了,但前几年我攒下的钱,也买有两个铺面一套房子,我全给美丽。”

而我早就按下了录音键。

说完,曾建让我找来纸和笔,让女儿起草写遗嘱,在他签字时,我站在他后面,偷偷拍了视频。

曾建没有挺过疫情期间,就去世了。他老家的人来不了,我和女儿匆匆给他办了后事。我将他的骨灰洒在了湍急的大河里。让河水去冲涮他曾经的自私吧!

疫情解封后,吴小娟才知道曾建已经离世的消息。

她来的时候,我正坐在家里打盹。这些年太累了。

这个女人站在我面前,多了些妖娆,我挪开眼睛,冷冷地听她找我要曾建的财产,我装作不知: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?找我干嘛?

一句话噎得她堵在那里。说着,我顺便把我手机里曾建最后说的话和拍的遗嘱视频放大后,把手机摆在桌子上,让她听了个明白,看了个明白。

“你的孩子在他没有立遗嘱的情况下,是有权利继承他的财产,可那是他的孩子吗?”

只见吴小娟像中了邪般大叫起来:那是他的孩子,我对天发誓,曾建,你这没有良心的,为什么一丁点财产都不给我们留?那可是你的血脉啊。

我看着她歇斯底里的样子,突然很解气,当初她打我耳光的时候,怎么没有想到有今天呢?

“不行,我要做DNA鉴定。”说着她转身走了。

第二天,她就拿来了一份亲子鉴定书,我知道,她一定是在与曾建生活过的房里有,找到了在曾建身上可以用来做DNA的样本。

可是她即使有亲子鉴定也是没有用的,因为曾建的遗嘱录音在我的手里,况且他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,她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了。

其实,当初在表妹给我看私生子的化验单时,我也忍不住窃喜了,原来老天一直在帮我。

但我又特意查了相关的血型知识,发现AB型的人通常不会生出O型血的人,但也有特殊的情况,就是会出现十几万分之一的孟买O型,如果曾建的私生子是孟买O型,那么在他没有立遗嘱的情况下,私生子是有权利与我女儿平分财产的。

男人心疼私生的孩子吗 终究没把财产给他疼爱的私生儿子 男人对私生孩子的责任男人心疼私生的孩子吗 终究没把财产给他疼爱的私生儿子 男人对私生孩子的责任

所以我为了以绝后患,在曾建生命的最后时间里,打了温情牌,让女儿去照顾他,当然女儿是真心照顾他的。

同时亮出让他写遗嘱的证据,为女儿争取到了财产。

可能有些人会说我绝情,可是当初吴小娟在我生病时,还在厂里欺辱我,这口气一直逼得我心口疼,又有谁知道呢?

况且当初我为了与曾建一起创业,吃了多少苦,也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
再者,在曾建生病住院期间,她并没有带着孩子来照顾,这也算给了我们母女获得财产提供了时间吧!

只是活到这个岁数,觉得曾建才是真正自私的人,老天也算长了眼睛,让他得癌症死了。

男人心疼私生的孩子吗 终究没把财产给他疼爱的私生儿子 男人对私生孩子的责任

6:

@树洞情感小屋

今天这个故事,让我们明白了

招上门女婿,如果没有遇到好的,真的是招女婿,耍把戏。当然也有好女婿,不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。

沈冬梅当初在父母妹妹与曾建起矛盾时,毅然选择与他离开家乡,出远门创业,可见她对他是一片真心。

只是男人有钱就变坏,变会膨胀,就爱慕虚荣,就想生儿子,恐怕这是大部分有钱男人的通病吧?

另外,吴小娟之前的嚣张,后面的竹篮打水一场空,真的是天在助沈冬梅。

原来AB型血还可以生出孟买O型血,各位看客,以后孩子在验血或亲子鉴定时,可不要大惊小怪的了。还有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再多做一些其他项目的DNA鉴定吧!

往期热文:我是39岁中年女人,小三爱我的孩子爱得让我胆战心惊

你的关注、点赞、留言讨论、收藏、转发是我写作的动力哦!

(0)
上一篇 2022-01-02 09:28
下一篇 2022-01-02 09:29

相关推荐

    提供情感、恋爱、婚姻、家庭、心理、生活、亲子、教育、职场、校园、健康等问题的专业咨询服务,就在易倾诉!